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跟高老师练舞蹈
跟高老师练舞蹈
我的母亲是一个北漂的小明星。我不清楚我的父亲是谁,因为母亲至今言之不详。在我出生之前母亲遇到了父亲,于是有了我,据说在我出生到我五岁的时候,父亲还是有照料我们母女俩的生活的,母亲带着我在靠近北京的一个公寓里居住,母亲会开着车带我去逛商城,偶尔还有司机模样的人提着一些补品和别的礼物来看望我们。


  可是后来,我们搬出了高档公寓,又开始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母亲偶尔做些演出帮补生活,再加上受些朋友的接济,终于使我勉勉强强念完了高中。到了我念高三的时候,我因为在学校跳健美操很出色,就被作为体育生选进了清华大学。

今天下午四点到六点我要排练一段和舞蹈队高老师的双人舞。


  高欣健老师身材健壮颀长,皮肤白白的,他以前是个芭蕾舞演员。一个偌大的排练厅里,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在排练。这段舞蹈的动作都是他亲自设计的,我要在他的指导下和他配舞。跳舞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,象盯着一种猎物,他的身体总是不经意地和我接触,他的手触碰到我的时候会发抖。


  有几个托举动作他必须扶住我的腰,手要经过我的臀部和大腿,把我托起,每当这时我就能听到他喘气不匀的声音。他会像是无意一样地捏我的腰,我的腰非常柔软也非常细,他几乎一只手掌就能覆盖住。而我的腰之下,却是柔软无比而又肥大的臀,我能看到他托住我的腰臀时喉结的吞咽动作。而每当他的手在我的腰间触摸,然后滑到我的肥臀上,我的下面就会湿了一片。


  今天是第二次排练这段双人舞。我似乎知道但又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。在并排跳了一小段之后,托举的动作开始了。他的左手抓住了我的腰,右手扶住了我的臀,一不小心,他的手指就划过了我的两腿之间,就在这一瞬间,他觉察了我下面的湿濡。


  他炽热的看着我,我涨红了脸,低下头。他把我的头搬起来,我不敢和他对视,竟然合上了双眼。我感到发热,他猝不及防地吻在我的双唇上,他厚厚的性感的嘴唇是那么温热而湿润,我浑身都躁动起来,他把我拥入怀里,手也摸到了我的胸。


  我没有带乳罩,隔着薄薄的练功衣,他触摸着我的感觉是那么敏感,他摸着我的胸,用手指捏我的乳头,我的乳头早已翘起,顶起了薄薄的练功衣。他再把手放到我的腰上,用力揉捏我的腰,我的下面泛滥一片,我的身子早已软在了他的怀里,我的小腹顶着他的腰,他的腰腹间早已挺起了如铁般坚硬的肉棍。他用手托着我的下巴,看着我的眼神象要把我吃掉。我们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,难分难舍。估计他完全感受到了我的不舍,捕过来,把我抵到墙上,强调“运动后使人精神倍增,发挥超常两倍的工作效率!”的言论。实在拿他没办法,随着他的亲吻配合着他。就这样,我们褪去衣服,我被他放倒在地上,他的身躯也压了上来,他扯下了我的紧身裤,再把他那根如铁的肉棍从腰间掏出来,对着我洪水泛滥的肉洞插了进去。他把我压在床上开始活塞运动,中途的时候,他拿出一个东西,我以为应该是小雨衣,这属于常规动作了,也没有在意。等待他的时候,我的手一直在他的背部和臀部上下的抚摸着。肌肉男的线条的确有他迷人之处。他抬起头开始继续亲吻我,一只胳膊支撑着全部身体,另外一只手扶着他的阳具抵住我的洞口,我只觉跟平时有些不一样,也没有细想。当他把龟头放进去的那一刹那,我浑身一紧,毛绒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?忙问他,他也不睬我,说,“慢慢感受”。随着那东西一点点的进入直到全部进去,就好像一只长满了触角的虫子,每一根触角都刺激我阴道内壁的每一处肌肤,来来回回让我不能自已。原来他拿出来的是一个长着很多刺刺的安全套,顶部的毛刺更加茂盛的那种。每一次的撞击都让我觉得奇痒无比,却又舍不得它的离去,尤其是那顶端的茂密。我只好不停的将两条腿向外伸开,希望他能进入得再深入一些,更深入一些。就这样,随着我不停的浪叫,和他越来越重的喘息声,我们很快的就高潮了。 当我的肉洞被插,顿时有天地都褪去,只剩下的是肉与肉的交融,我只想他大力地插我,永远都不要停。我们拥在一起平复了一会儿,他搂着我贴着我的耳朵说,下次我们试试后面!
 
  此后,每次的排练,我和高欣健都必须先干上一场泄了火,才能专心练功。


【完】
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9-07-08 13:51重新编辑 ]